纯白

  • A+
所属分类:优美散文

最近在看《非常完美》,王子瑜那身白衣,瞬间就抓住了我的眼球,让人耳目一新,看到他,总会感觉到青春阳光的美好,那种美好是不容时间给亵渎的,而我也会幻想一男生穿着白色的衣服,在刺眼的阳光下,露出温暖的微笑,是很夺目而且很入心的,那泛着栀子花的清香,如那时梨花初来,泛着浪漫的色彩,初见你一切初开,从此人生为你绽放,第一次爱上一个人,那心里是纯白的,白的只是看到一切都是关于他,他喝水的样子,她看书的样子,他走路的样子,而那时她喜悦的,内心触动的,只要对方一点小的回应,你内心就如春光那样泛滥,总这就是初恋。现在我已过了初恋的年纪,一切都已走远,只是平平淡淡的找个爱的人,过着平淡的日子,没有那么触动,那么多的激动,而我每一次听后弦的歌,总是可以闻到泛着柠檬味初恋的味道,那么甜,那么清澈,而挥一挥手,就可以看到那个当时青春的自己,那个透着七彩的纯净的世界,而那个唯一仰望,就是我爱你,只是爱你!那纯白的时代,毫无任何杂质,就只是我爱你,只是爱你!

年纪越大,越不喜欢五彩斑斓的东西,而吃的也是偏素的,穿的也偏于淡色系,越来越喜欢白色,比如白色的花朵,白色的鞋子,白色的粥,白色的云朵,总是习惯于仰望天,看着白云飘,那轻盈飘然的感觉,真是好生让人羡慕,真想自己的心可以跟白云一样飘然洒脱,不管是天气怎样变,都会随遇而安,淡然洒脱,最近越来越迷恋白色的雪纺连衣裙,白色的棉麻连衣裙,也许是因为喜欢那清逸飘然的感觉,让我心也很轻,安然,舒适,尤其是在春天时穿上白色的裙,行走于百花之中,白的轻,让我心轻下来,没有烦事,没有压力,没有浮躁,让自己单独面对自己空间,而春风吹着我的裙让我的心随风飞扬,而与此同时心里也害怕春色的短暂,害怕这姹紫嫣红的春天只是昙花一现,总是会用裙角挽起那一片片花瓣,来灿烂我的记忆,有时觉得这白色的才是配得上春色如许,春天太过灿烂,她五彩斑斓,她昙花一现,但是她是美的是纯粹的,就如白的纯粹,就如爱情。我爱你,爱你的纯粹,不管生命给予我什么,我只是爱你,我只是一心一意的爱你,我要灿烂绽放,只为你,我要为你低眉,此生只为你,但是爱情不是想要很久,就可以很久,因为,爱情如春光,只是昙花一现。

每次读纳兰容若的“人生若只如初见”总是感慨万千,走过那么的路,突然发现身边的朋友不见了,而我夜晚照着镜子,发觉自己也不认识自己了,怎么变成这样了,岁月真是把杀猪刀啊,让我变得面目全非,所以每一次读“人生若只如初见”总是让人感慨万千,那个我曾经暗恋的那个男生,我害怕再次见到他,害怕他也被时间雕刻的不像样,那样美好的样子,还是停留在回忆里才好,一旦见面了,现实破坏美好的想象,不如让时光停留在那美好的时光中。而初见是美好的,那初见的美好总是会定格在时光中,那么美好,如初见梨花开,初见你温柔在,只为你一生初开,如人生若只如初见,这初见是泛着清澈的柠檬的淡淡的白味道,这是无法被时间染指的,因为它停留在时光中,永远停留在自己的记忆中,记忆由于时间的研磨更加清澈见底。

每次回想着自己的青春年少,青春纯白的底色上由于时间让他增添了些许色彩,那色彩在时光中泛动着光影让你我让你我更加怀念。青春的底色本是纯白的,那时你我无杂质,在瞳孔里也是很纯净的目光,记得那时的我,满眼都是对未来美好的想象,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美好,而同学朋友之间的相处是那么轻松愉快,就因为你我都是朋友年轻,都很纯净,记得那时我朋友同学都说,我白的像一张纸一样,但是时间会改变我们,记得一位过了岁数的人他们同学聚会,你我都不再是当时模样,嘴里说的,眼神里流露的总是参杂着许多不一样的东西,再也难看出,年少时的纯净了,也许你我都受不了物是人非的景象,也许就如伟人说的,你我不过都是经历的一系列的事的总和,而那些走过的路就构成了现在的你自己,进入社会这么久,我也不敢保证,我还是一如既往一样单纯,但是我知道,我被社会也不知不觉改变了许多,也许难以找出那个特别纯白的自己。总能在我身上找寻许多不一样的东西,那不是纯白,而是纯白之中参着复杂的东西。

有时会觉得我的生活如白纸一样,单调,无聊,其他的年轻人的生活是五彩斑斓的,而我的生活如白纸一样单调,无任何蓝图。在平常时,我喜欢看看书,听听音乐,练练书法,弄弄花,问问草,坚守着自己简单的梦想,心无旁骛,有时都会这样的日子跟其他年青人是多么的格格不入,也许这样单纯,单调的日子,让我更加有深度的去审视自己,让自己与自己对话,热闹不属于我,每次朋友们都喜欢结伴观闹,而我只是喜欢一个躲在角落里看看书,在外面走走,就如此刻的我,一个坐在春风里,择水而坐,想着以后的打算,想着未来走的路,我知道虽然人生路很难,但是我会义无反顾的走下去,单纯的自己守着单纯的梦想,也许梦想由于内心心无旁骛的坚守,而更加容易实现,不管怎样,我喜欢这样纯白的生活,守着纯白的梦想。

对于美,第一视觉就是黑,如一女人穿黑丝,穿着高鞋子,风情万种的出现在你面前,是个个男的都会为之动容,黑色直接,奔放,让人欢快一时,随之过后就会将其摈弃,而不同于黑色的白色,她隐忍,含蓄,不仅能悦目而且能洗心。所以我觉得,也许纯白的人比耀眼的人更加具有诱惑力,就如现代,整容盛行,让我们都成了脸盲,而如果一个女孩长得很纯,她往往比那些五官精致的女孩更加美丽,那纯净的脸庞,不仅可以洗眼而且可以洗心,让人在浮躁的社会中带来些许安静,些许心灵的洗涤。比如章泽天,陈都灵,也许人们在她们纯净的人脸上看到曾经的那个自己,或许不是,或许是真的让人心得到洗涤,但是不管怎样,让人看的心里很舒服。而一些始终保持着纯白的女人,是特别吸引人,如白莲花一样,对于林徽因,我想她是特别美的,她美在风韵,美在纯白,她对于人的吸引是一辈子的,而陆小曼,我想她也很美,比如,而她热情,美丽,奔放,让人一眼就被迷住,但是看多了,也就没有多大的吸引力,而林徽因不一样,她如莲花一样白,白的让人痴迷。内心的隐忍,让人看了又想看,以至于一辈子都爱看。所以被梁思成宠爱了一生,被徐志摩惦念了一生,被金岳霖守候了一生。

年纪越大,日子越老,人心越淡,人们将日子过得更加白,无欲无求,只是好好看这个世界,总是会看到一群爷爷奶奶,他们在石凳上坐着,眼睛望着远方,也许他们在时光中的自己,或许不是,但是他们眼里的纯净,年轻人是没有的,那被岁月洗白了心灵,让他们更加从容淡定的面对人生,练练身体,看看书,遛遛狗,为儿女做点菜,伴着日出而起,日落而息,他们的日子过得慢,纯,而且淡然。

出生时,我们是白的,在慢慢长大时,你我或多或少被岁月染指,而到老年时,你我都被岁月洗白,纯净的回去,也许我们一生都是与白打交道,但是这样的人生何尝不好?白白地来,白白地去。

 

编辑荐:脉络分明,层次感强,叙气说井然有序,纤毫不乱。时光越老,人心越淡。轻轻的呼吸,浅浅的微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