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行走

黑色理想
黑色理想
黑色理想
2994
文章
713
评论
2015年12月13日13:25:41 评论 23

“没有肝炎,不喝酒,不吃烟。大三毕业了,同学们都有毕业证了,我却因为病魔没有拿到。医生说我得肝癌找不到原因,属于运气不好的那一种。2014年10月24做的手术,活检报告肝内胆管中分化腺癌,肝门淋巴结3/8查见癌转移。开始我一直以为是早中期,后来上网查了,出现淋巴结转移就属于三期了。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自己流下了多少眼泪。2015年5月5日入院等待脾脏切除,右肝只能打开才知道能不能切除。上次做的左肝CA切除和胆囊切除。现在的我的我心态很乐观了,护士对我也好,我由于肝内胆管堵了需要引流才能手术,总胆红素400多,6月24做了穿刺,胆汁引流出来。吧友们多多爱惜自己身体,身体最重要。”

这是你在自己百度贴吧里写到,你的帖子回复率很高,大家都在为你加油,如今,你病情越来越严重...

你给我的印象一直是一副小痞子的一般,每天在病房里晃来晃去,或者老是见不到你的影子。然后我会打电话给你让他回病房,不许你东跑西跑,你总是一副笑的很灿烂的样子,常常让我忘记你是个病人。

你住院的时间很长,长到见了太多别人的生死,长到你用无数的微笑掩饰掉了你内心最深最脆弱的部分,我们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身为医护的我们,面对病人,比任何人都感到生命的残酷与无奈。我们很希望所有的病人都能够得到治愈,希望你可以好起来,希望所有的奇迹都可以在你身上发生,希望你在未来的日子可以平平安安的走下去。

你给大家说我们三个护士是你的大女朋友二女朋友三女朋友,我当时听说的时候,没有生气,只是微微一笑。这小子,是想全科的护士都成了你女朋友,美得你睡觉都要笑醒。

记得你在老总办公室告诉我,自从知道自己生病到做手术,到术后再次转移,你不知道一个人哭过多少次,每一次你都告诉自己有希望,然而现实又把你从希望中拉回来,燃烧、熄灭、化为灰烬。伤痕累累的一颗心,承载着无数的希望与绝望,无比煎熬,辗转反则,夜不能寐,没有出路的潮水,一次次淹没了你,一旦想要寻找出口,就自动灰飞烟灭。

我不知道那些无数个无人的夜晚,你是怎么渡过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你,要知道现在每一句安慰都会有穿刺的痛。生病的你,每天都是在逼自己含笑饮毒酒。是啊,现在你的要求是那么少,不是大鱼大肉,不是长生不老,只是想要一个健康的身体,想吃的时候有得吃,想走路的时候有路可走,可是老天却剥夺了你的权利。

你告诉我,你一直在等报告出来,一直在等一个希望,那天你的报告终于出来,结果显示不乐观,你给游妈(护士)说你要出院,然后你冲着就走了,游妈没能拉住你,一直打你电话,电话打不通,我们下了班却到处在找你。找到你的时候,你在病房,用床帘挡住自己,一个人在那里抽泣,看到我们来了,偷偷抹掉眼泪,你可以抹掉自己的眼泪,可是抹不掉内心的绝望。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你哭,心态一向很好的你,我想在那一瞬间再也坚强不起来了。看到你身上手术留下的伤痕,我的心都绷紧了,旧伤未好,新伤又来,新伤旧痛,层层叠叠,拉开一道长长的伤口,一半天上,一半人间,好疼好疼,还泪流不止。

游妈哭着来到床边,我也忍不住哭了,住院总过来让我先回家,他怕我在病房哭的稀里哗啦。游妈静静地站着,眼睛却红红的,把原本悲伤的气氛搞得更加悲伤了,沉默、困顿、耗尽了所有心力。我没有说话,转身离开了。回家的路上,我还是没忍住哭了。

你说你时日不多了,你说你不能吃喝,你说你现在就像尸体一样,你说你只有90斤了。我说我想把你写下来,放到医院的期刊里,我想留下点什么,你说你此生没有留下什么。看着你在贴吧记录着点点滴滴,我知道,你的贴吧越是写的轻描淡写,背后的孤独之情就越重,在贴吧里记录的点滴,都是自己刻骨的疼痛,拂拭不去,清晰,永如昨日。

我知道,再多的言语都显得苍白,因为我们谁也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痛,若此生能安稳,谁又愿意颠沛流离,我只想说,大家都没有放弃你,你父母没有放弃,你妹妹没有放弃,你也不能放弃自己,哪怕希望渺茫,也要披荆斩棘地去争取,不能轻易地放弃,人在病痛缠身的时候,才顿时醒悟地发现,原来生命如此值得珍惜,太多的时候,我们无法预知是明天先来,还是灾难先来,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接受,接受努力付出了得不到回报,接受残忍的现实,接受老天给你最无情的安排。

二十年黄梁梦一场,徒惹此生相思残,那些爱你和你爱的人,要你即使受尽风吹雨打,也要继续走下去,你要告诉自己,行走,行走,不抛弃,不放弃。

黑色理想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5年12月13日13:25:41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ilhc.cc/4881.html
油门脚踏板
奥迪门槛条
奥迪轮毂盖
奔驰后车标
拉唯尔珠宝,以定制致敬时代优雅女性 拉唯尔

拉唯尔珠宝,以定制致敬时代优雅女性

“珠宝是女人最好的朋友”,玛丽莲·梦露曾如是说。在流光溢彩的今天,无论是时尚的西方还是古老的东方,或许就从几千年前开始,当第一串最简单朴拙的饰物戴在女人身上作为装饰时,这种美的形式就不可能再消失;当第...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