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美周老三

  • A+
所属分类:伤感散文

周老三嗜酒,不管是白酒还是啤酒,只要有酒,哪怕没有菜也能把坐在一起的人都喝得烂醉如泥。周老三是一个典型的东北大汉,粗狂豪放,不拘小节,交友无数。周老三学历不高,长了两片能说会道的嘴唇,巧舌如簧。周老三一直在给他二舅的饲料厂做业务,不管是当地的养殖户还是其他饲料厂的业务员,都很喜欢周老三,打心底里喜欢。

周老三的二舅比较抠门,每次都克扣他的工资,以至于有的时候想喝酒,都得在自家的鸡场里拎两只鸡到村东头小卖部去换酒。周老三也不生气,每次都说,他二舅没有儿子,多留点钱,二舅心里踏实。后来周老三娶了媳妇,是个远近闻名的美女,是他的朋友给牵的线。转眼第二年就有了孩子,他还是嗜酒如命,二舅的工资还是没怎么给他发出来。

后来周老三从他二舅那边辞职了,当月中旬带着这几年的积蓄,去了外地。第二个月,他提了两大卡车跟面粉一样的东西回到了老家,还带了好几箱子的宁城老窖给他爹。周老三开始在当地卖这个东西,养殖户也不认识字,只是信周老三,觉得周老三人性好,不会害他们,他们就把这个粉色的面面掺到饲料里。还真不错,比以前好了太多,猪羊鸡啥的吃的多了,预计着该拉稀的也不拉稀了,长得快了,收入也高了。后来饲料厂也陆陆续续的从他这里拿货,说是这种面面可以增加饲料的保存时间,不让饲料发霉,更好卖。当地人们更喜欢周老三了。老三他爹出门的时候总能有好些人向他打招呼问好,认识的不认识的吧,反正都知道这个老头是周老三他爹。

周老三也累,有的时侯送货送到夜里一两点,没有搬运工,自己扛。孩子还小,整天价见不着几面,心里也想的厉害。偶尔闲下来时候,周老三他爹就从自己的鸡场杀两只鸡炖炖,爷俩弄俩小菜,美美的喝个够,周老三总是跟他爹说,忙完这阵就不这么拼了,找几个人干活,自己在家好好陪陪老婆孩子,天天陪老爹喝酒。他爹每次都笑着骂他:滚犊子的吧,天天跟你丫喝,没几天就得把老子喝死!爷俩经常喝着喝着就喝断篇了。。。

天有不测风云,那天下着大雪,周老三给邻县的饲料厂送货,多侃了会儿大山,朋友一看天黑了,留他住一晚。周老三想回家看看儿子,就执意要回去。一路上很滑,他开车很小心,但还是被一个酒驾的大货车撞的翻了好几个翻。等救护车感到的时候,早就停止了呼吸。

家里一片愁云,悲戚弥漫,孩子哭闹着找爸爸,孩他妈眼都哭肿了,早就哭不出声音来了,老头拎了三四瓶宁城老窖,倚着墙根,眼里看不出什么神采,想着儿子小时候的事,想着爷俩喝酒的事想着想着闷一口老窖,笑着笑着就哭了,哭的很沉,呜呜的好像大风吹烟囱的时候的声音,只是这个哭声更让人好想跟着一起哭。

周老三没了,旁边院子里的那种面面还有一千九百多袋,可把一家人愁的不行,老三没了,这货可咋办?宁城的厂家知道这事以后,专门派人来了周老三家,说是要把钱退回来,他们把货拉走,还要留下两万块钱。周老三他爹说啥也不要,说这事不能这么办,老头认死理,说啥不让弄走,这货我儿子买的,就是我买的,我儿子没了,我还在。这货我说啥也卖出去。厂里负责人劝了好久,老头还是不让,说这东西坏也得坏在这个院子里。

当地人知道周老三走了,很伤心,比官老爷死了都难受,又想到周家这一滩子事。于是三三两两的去老周家,这个买三包那个买两包,说是家里养的有几只鸡,早晚用得到这东西。一些养殖户以前一个月才用5包,这次直接拿了一年的量,几个饲料厂不约而同的派车过去提货,短短三天,那一大院子的货,空了。一家人感动的热泪盈眶。相邻几个地级市二十多家饲料厂和蒙脱石厂家商量,以后买蒙脱石这个面面,就去老周家买,人家孤儿寡母老的老小的小不容易,咱们都帮一把。厂家也乐意这样,就把的当地的经销权给了老周家。当地人都说这是最美的面面。

周老头每天晚上都要喝两杯,是厂家那边给他的宁城老窖,他总是拿俩杯子,一个自己用,一个给他儿子用,他小孙子给他倒酒。守着那个一大堆叫蒙脱石的面面,老头喝醉了,每次都喝醉,醉的美滋滋的,嘴角挂着笑。醉醺醺的眼睛看着那面面包装上写的牧之骄字样,越看越想周老三,越想越美,越美越醉。。。

每过个把月,周老头都会打出电话:“爱牧吗?那个蒙脱石的面面快没货了,再发两车过来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