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愿我们和我们爱的人一世长安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很多人都希望能够和自己爱的人一世长安,慕容安和苏珩如是,叶蓁和苏誉亦如是。说起来,这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愿望,做起来,它却是一个最难实现的愿望。多少人事横亘在其中,将这最初最美的愿望粉碎。即便相亲相爱,又有多少人可以走到白头?有时候,长长的一生也就是那么短短的一瞬;有时候,短短的一瞬也就是长长的一世。一生一世,人事浮沉,如何便能长安?

慕容安那般风华绝代,作为东陆最强大的秘术师之一,还是没能留住自己的爱人;苏珩坐拥王位,称雄天下,却无法令心爱的人起死回生;叶蓁的华胥引可以生死人肉白骨,却无法救自己;苏誉一手奕天下局,算尽人心,独独不能挽救最爱的人的性命。可见,一个人无论如何强大,无论如何惊才绝艳,无论如何风姿遗世,都无法翻覆命运。有些错,一旦铸成,便再也无法挽回。苏珩无法不选择王位,苏誉也不可能不灭了卫国,更不可能不刺下那一剑。

现实如斯残酷,相爱的人总逃不过生离死别的局。作为自然凝聚的魅,慕容安也逃脱不了羽化的命运;作为贩梦师,叶蓁亦不能给自己缔一个圆满的梦境。庄生晓梦迷蝴蝶,一世长安原是梦。正如最后的最后,苏珩选择用自己的命交换慕容安还活着的梦。在梦里他和她一世长安,没有浮世繁华背后生死相隔的痛。

荣华富贵轻如尘埃,繁华红尘不过云烟,怎抵心爱之人的一颦一笑?苏珩悟的太晚,苏誉却是无能为力。正如那年他不可能不亡卫国,逼叶蓁从城楼上跳下。亦如多年后他不可能不刺叶蓁一剑,碎了她赖以存活的鲛珠。太多的阴差阳错,将他们之间用生死隔开。鲛珠给了苏誉一次机会爱上叶蓁,也给了他随时失去她的担惊受怕。有多少生死可以挽回?世间只有一颗鲛珠,只有苏誉一条命,用光了,便还是生死之隔。

往事如尘埃,一拂即逝。一段铭心的爱恨,又要如何拂去?一个深爱的人,又要如何从记忆中抹掉?那个尘世间唯一令你眷恋的人,那个森凉人世里唯一让你觉得温暖的人,怎可如此轻易抛开?爱人是劫,是长在心中的菩提,生出世间的般若妙境。也许,这就是苏誉不愿被困在叶蓁为他编织的梦境里的原因,宁可现实中默然相守,哪怕只有两个月,也不愿即刻便天人永隔。

他用了自己十五年的寿命换来那一段温馨的岁月,换来那些相拥而眠的日子。奈何,十五年光阴终究有走到尽头的时候,死别从来都在眼前。不即不离又如何?最后的最后,他还是没能令她陪着自己走完剩下的日子。七年,生死之间是多么漫长的一段光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思念的日子,永失所爱的岁月,漫长而煎心,亦如那年七十里昊城初夏纷飞的雪,白的瘆人。

奈何桥畔,也许,她会等他,只是,这一世,他终究没能和她长安。人生有多少离愁怅恨,筑这碧落黄泉茫茫一片。此心如许,百转千回。也许,我们不会有叶蓁这般跌宕起伏的人生,也不可能有她这般死而复生的幸运。然而,那些情感,那些痛楚,那些纠结,那些魂断神伤,都这般真实。她不幸,是因为一次又一次地徘徊在生死边缘,不能和相爱的人相携白首。她幸运,正是因为遇着苏誉,硬是用命换来他们十五年相守的时光。这样一段生死不渝的爱恨,一如那清冷白梅逸出的幽香,冷冽而浓郁,清雅而芬芳。

那清冷梅香和着这淡淡墨香,氤氲出那暖暖的三个字:一世安。雨横风狂,浪急潮涌,在这波诡云谲的十丈软红里,惟愿我们和我们爱的人一世长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