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的雨.茅舍.坚强的人

  • A+
所属分类:优美散文

春雨霏霏,过了年的树枝润出微翠,撑起了一朵朵小伞。雨来,陌上花也姗姗而来,凝注在雨里,它们对雨不是那么上心,也不是那么喜欢,平平淡淡。如果雨太缠绵,它们的花香渐入淡色,此刻雨霁风徐多好。微雨也行,至少蝴蝶会醉成花的模样,俯视沟溪,不知不觉里,瘦了一冬的溪水肥了,靑荇波动鱼尾漾出许多诗情。微雨过去,蓝天都变得多情,轻柔得拥抱白云缕缕,缱绻浮于山顶。微雨再来,蓝天舍去云白,改成欢心黑云·灰云,这家伙贪恋情网,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微雨固然是流动的画面,算不上麻烦,那么骤雨就是麻烦的泪,纷纷扬扬,落地成殇。

四月的雨总是不期而至,如同失恋的泪水,或许是天空的痴迷的情儿太多的缘故。相互跌宕,相互嫉妒,相互奔向人间。泪水化作诗,氤氲小溪的歌声淙淙而行;有谁愿意成为歌声里那一豆点哀婉的音符?泪水涂抹成荫,遮住了小路上的成双成对的蝶影甜蜜;当有蝴蝶再爱时,可知是谁的蝴蝶在深情飞舞?泪水沏来一杯茶的暖,润泽了泥土待发的生机;勃发里的嫩芽是否记起父辈里悲怆的故事?泪水拥住一腔的爱,允许山川大地的花儿都开到荼蘼。请别忘记那艳艳的红是泪水的最后一滴。

四月的雨下得疯狂,只为失恋。哭泣的爱!就当远足的一次旅行。名字旅行在何方?名字融进彼此的云朵上旅行,雨能冲洗掉;名字镌刻彼此的竹竿间旅行,火把会涂抹掉;名字唯有流进彼此的血里旅行,水都冲洗不去。莫要伤心,毁情。夜阑初静时,静静得守望那个曾经的过往,淡淡的回忆,岂不更好?

四月的雨,不太习惯柔柔的情,更适于分别的场景。恋爱还是挑选一个明媚的场景为好。四月的雨淅沥,让路人的心紧紧的。

看,雨中疾行的足迹,多少会沾染一些湿湿的潮气,沉沉的冷如蚂蚁蔓延上来,从冷的脚心,颤抖到心里。此刻才会发现四月的雨不再是那么可爱了,也不是朝气蓬勃的力量,而是扰民的恶梦精灵。该要躲一躲了,躲到他人的屋檐下,藏在某个戏台的旮旯里,挤在荒郊的山洞里。只要有躲的去处,那么雨是很难找寻到人的足迹,唯有滴答滴答的雨声还会编织着向晚的歌,声声悲催,丝丝困人。此刻归家的情愫渐浓,这儿唯有冷,唯有漠然,唯有暗黑的影,不再有系人心弦的温馨,和一碗腾腾热气的情。归家不行,手中无伞,待雨停风住最为明智。雨依然没有怜惜路人的意愿,恣意潇洒,无管夜色匆匆,无管路人的焦虑。雨携着寂寞的气息,就连路边的树都感染了孤寂。此刻的你若是路人,是否能钟情那四月的雨?

四月的雨,有点冷!你若忘记携带任何雨具困在田野的饕餮雨幕中,前无山岩蔽体,后无茅舍栖身。你的脚步会变得匆匆而荒凉,你的衣服是多么伤感地紧紧抱着你的肉,取暖。雨中漫步的你,还会如同庄周一样悠闲?这一点能做到,你就是一个大智大贤的人。做到了,晚间回到了家的你是体温如火烧一般可爱了。四月的雨,有点冷!匆忙的我们是否要记住带伞呢?为了那健康的三十七点五度,为了家里的他或她的舒眉笑颜,为了孩子的缱绻,我们都要携带一把小花伞,将冷的四月雨屏蔽在身体之外。

散步归来,雨依然是下!四月多情的雨,总是眷顾着大地。

屋内蓊郁一层潮气,光滑的地面是沼泽一片,行走需要逶迤,颤巍巍的样子很逗人。鞋底和地面的轻吻都变得不再合拍,而是叽叽咕咕得叫唤,仿佛下面踩着一只只小鱼,这是水汽在到捣蛋。此刻在家的你是否也有同感?如果家有年纪大的老人,我们的手会格外谨慎帮扶,万不可滑倒在一片白花花的汪洋之界里,虽然不至于被水呛住,那冷如铁的硬度会将疏松的骨头散碎如星星,如石头划伤鸡蛋一样。触手可及的茶几上,杯子里外都是水,好像是水缸里刚捞出来的,丝丝分分都显得可爱。茶几上方悬挂的电视,只要接通电源那是炸了锅的响,滋滋吱吱吱——伴随难闻的电火花的味道,水沫子又在游走与电与线之间了,它们虽然是表演杂技的高手。却惊吓出我们的一身冷汗,会不会一下嘭得爆掉呢?这就是老牌的显示器电视受潮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