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的彼岸花

  • A+
所属分类:黑色故事

梦不是一种躯体现象,而是一种心理现象。梦是一种愿望达成,它可以算是一种清醒状态精神活动的延续。梦,并不是空穴来风,不是无意义的,不是荒诞的,也不是一部分意识昏睡,而只有少部分乍睡还醒的产物,它完全是有意义的精神现象。

——弗洛伊德

昨夜忽梦得奈何桥旁一朵盛开的彼岸花,

摇曳的风中,

红如血,

独自开。

孤独却倔强地绽放在埋满骸骨的尸土上。

彼岸花摇了摇身子说道:“因为我在等人,我怕去了彼岸,孟婆会不小心用孟婆汤浇灌我,这样我就会忘记等候的那个人了。我已经有些忘记他的样子,不过他一定能认出我的。”

他对它笑了笑:“希望你能等到那个人,为你祈祷。”

彼岸花也笑了,风中弥漫开甜甜的血腥味。他又一次踏上了轮回,忘记了一切,忘记了彼岸花。

场景再一次变幻,他看到自己重复着轮回。

原来每一次轮回,他都会注意到那一棵与众不同的彼岸花,每一次他都会问同一个问题。

千年之前,她是那楼台上的美丽女子,他是不得志的彼岸花。他说喜欢远远望着她跳舞,她喜欢他为她讼诗。

他们因为身份关系,最后此生不得相见。

分开前两个人相约在奈何桥上相见,再续前缘。后来,她嫁人为妻,他也寻得一位良妻。

女子嫁人后饱受折磨,唯一支撑她的是他们的誓言。

他平平淡淡,与妻子相濡以沫,不知不觉中冲淡了誓言。

那一年兵荒马乱,他与爱妻共赴黄泉,此生无遗憾,淡然轮回中。

三年之后,女子被夺权者软禁,抑郁而死,死后化作彼岸花,等待郎君。

只可惜他已经记不得她,也记不得那棵痴痴等待的彼岸花。

午夜梦回,梦里有一朵等待千年的彼岸花,梦总是杂乱而莫名。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别人的梦,我不知道梦还可以如此的玄幻,我想若我有一天也做了那样的梦也应该写下来给大家,说不定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故事,关于前世今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