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欢喜轻如梦

  • A+
所属分类:

编辑荐:人这一生,所能读到的爱和所能够付出的爱,配额其实是有限的。生命原是不断地与心爱的人和事物隔绝的过程,真正绝望的,其实是离别本身。无情是世人给自己和他人的毒药。也是良方。有道是 多情必伤。无情不扰。

蓦然的跳出这句;‘曾经欢喜轻如梦’。

曾经,是个过去时,当写下这句时,无需细描,轻舟已过,说的都是它年旧事。曾经多少是与非,曾经多少人与梦,大抵顺着时间的眼眉,划过清亮的眼眸,吸下尘年的鼻烟,在唇边飞灰。

曾经的喜欢,当时,哪能用‘轻’字来淡写。‘欢喜’过的哪能轻如毛羽?如今啊,时间的舟,翻云覆雨,浪拍风侵,已划出眼眸的水域,它乡靠岸。

即使用细小的筛眼,露出的再不是初见。他说,时间是治愈一切心病的良药。

无情是世人给自己和他人的毒药。也是良方。有道是 多情必伤。无情不扰。

青春年少时,别让一个优秀的人住进你的心里,它会影响你的一生,以至于一生无法走出其身影。那种毒无药可解。也别让某个身影在其中故影成形,成为不可替代的永恒。

有那么一刻,恋他乡的人 ,他乡的水。只为,他的诗里说;故乡最好不是西湖。再美的景色,因为距离,也会生厌的。多数人说,人还是喜新的好,尽管这不是一个褒义的夸奖。

梦是什么?梦也许是夜间的醒着,白天的朦胧。胶片的组合。

梦中的场景,大抵在心河或脑海奔腾过的。当某天聚在一起,串成一段故事,或曾相识,或曾即将发生。或 惊梀,或甘甜!

有些搁浅,必是为了遗忘。大抵不必念念不忘,扰心清闲。

有些遗忘,也是有意搁浅。

是的,云有云的自由,风有风的方向。牵住的,必是纠拌。

打下这些时,必是风很冷。独自清醒。

她说,我是个过客,做不成归人。于是,人生就有很多美丽的错误,在岁月的枝头灵光一闪,而后,画个黑影涂平。

不知笛安说;女人就像植物,即使死心也不过是一个冬天的事。是怕有些事春来还发枝吧。

独木舟写道;人这一生,所能读到的爱和所能够付出的爱,配额其实是有限的。生命原是不断地与心爱的人和事物隔绝的过程,真正绝望的,其实是离别本身。

我信。若不然,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两两相望,那么多的孤城自守。

而离别是我们每天重复多次的动作,和一只碗道别,和一辆车挥手,和夕阳道晚安,如此而已。

缘分这个东西,遇多了,就是错。

开始时,总是你侬我侬。

我们骨子里总希望有那么一个人与你灵魂邀约。可很多人在灯火阑珊处不见其身影。后来就有人说;得知我幸,不得我命。这里面多少有像现实低头的妥协。因为有人知道,很多努力不见得就有想要的结果。我们不是巫师,算不出在哪里可以等到一直想要的宿命。

经起考验的是人心,经不起考验的时间。

而人心往往耐不过时间。

时间也往往涂抹了初心。

我不是诗人,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人生本是,随遇而安,世事安稳。

往前一步未必是幸福,退后一步,也许会知足。

写作或者码字,如他所说,是一件绝对私人的事件,别按号对坐。很多时候,我只是让它们在这里居住,因为,的确,它们无处可去。如若不小心弄痛了你的记忆,请随手翻去。

我是一个山人,在自家的门口挖一块地,翻来覆去的只是自给自足。我希望有天我能穿过山外,留点有力量的东西,不是梦而已。

当然这包括我对文字的依赖,和爱。

套用简嫃的那句;我不是作家,我记录的只是我的感动,也是我的习惯。

你来你去,随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