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与酒

  • A+
所属分类:伤感散文

灰暗的天际掩盖着整个村庄的绯色,到处都是静悄悄的。只有那高处的枯竭的枝杈不开眼,轻飘飘地摇晃着,不久,就敲醒了缄默一季的寒冬。这时北风也赶了过来,从灰色的天际里摸出一抹耀眼的霞红……

离开故乡的前一天晚上喝了不少酒,走在路上都是晕晕的。作为一个标准的瘦子,此刻浑身像散了的棉花一样,仿佛被风一吹就飘了起来。我真的希望我永远都不要飘出去,其实生这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怀。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凡。一望无际的田野,奔腾的小河,茂密的树林,朴实的村民……但我非常不想离开这里。田野上、小河间,树林里都有我二十年的印迹,从轻到重,从有到无,满满的都是回忆。

记忆的储存打开的一瞬间,流进去的是一个可笑的画面。那天,阳春三月,田野里吹满了忙碌的号角。确实很忙,父亲母亲和叔叔们都在田里耕着地,我却非要缠着母亲抱着我。结果四岁的我挨打了,还是鞭子抽的。虽然很轻,但是调皮的我还是哭喊着在地里打滚。这时母亲上来把我抱起来,依稀听见母亲质问着父亲,平时非常袒护我,母亲一打我,他就不愿意,今天却自己动手了。父亲当时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看我示意让母亲抱我回去,又扭过头干活去了。

在北京待了两年,八岁的我带着一口普通话又回到了家乡。当时一进屋,不断地追问着母亲,这是我们的家吗?看了又看,觉得一定不是,非常的烦躁不安。于是父亲带着我去了金黄的田野里,满目都是金灿灿的玉米,父亲把我头上扣个草帽,让我坐在玉米杆堆成的小窝里吃方便面,我才安定下来。一天过后去了姥姥家,结识了骑着小自行车额头前飘逸着黄毛的小表弟,穿着姥姥做的布鞋,去照相馆拍了几张与母亲、妹妹的合集。从那以后,我就再也离开不故乡了。

调皮的习惯是从上学后才改过来的。我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人,一年级,被语文老师骂了一顿,发奋学习。后来当我没能参加全镇的考试后,回家哭了一场。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敢调皮了。所以小学里拿了很多的奖状,墙上贴了两排,最后被更调皮的妹妹全都撕了,我却没有怪她,安安稳稳地去上了初中。

兄弟之情,从初中就开始有了。说来我与小表弟可能是上辈子积来的缘分,初中三年都玩在一起,从来没打过架,没红过脸。他性格好处处让着我,我也让着他。就这样我在姥姥家幸福地上了三年初中。期间还结实了另一个表弟,我们三个相处的融洽之极。上学一起,放学回来捕鱼,打球,滑旱冰鞋。偶尔躲在偷偷地打个麻将,抽根烟,但那时都没有真正的染上坏习惯。记得初三那年得了一场大病,俩兄弟天天来看我,陪我玩。半年康复后,回忆起来,没有一丝的苦涩,都是他们的笑脸。后来继续求学,与他们之前的时间少了,但感情却从来没有淡过。现在他们都刚接了婚,有了家庭,却经常开车去接我去他们家喝酒,深聊。 回乡的日子里大多的时间用来和亲人们欢聚。也就是跟亲人们喝的酒太多,渐渐地感觉到了孤独。我发现自己离故乡有点远,每年只能回来一次。每次只能停留非常短暂的时间。故乡虽然刻在我的记忆里,但我却触之不及。感情虽然埋在心底,却很少能抒发出去。

飘在远方,自己承受着孤独。如饮一杯故乡的酒,酝酿着的逝去的芳华,在心里缓缓的流淌着,激荡着,如见一缕老屋里的炊烟,释散着亲人们真挚朴实的情感,盘旋着,迂回着,向我拼命地地招手,而我却不得不偏过头。

有生之年,只希望不再漂泊,不再陌生的城市里流浪。褪去浮躁,慢慢地欣赏着故乡的风景,凝聚着亲情,直至老去。

编辑荐:这是一次寂寞的心灵之旅,生命也只是沧海一粟,生活方式的不同最后也是殊途同归。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