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如铁

  • A+
所属分类:黑色故事

编辑荐:此文真实,感人,情节连接组合恰当。小说也是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这才是真谛!一个女人,受尽万般苦,依然异常坚强。

早春三月,天色刚刚启蒙,市场上各个大小摊位都已陆续就绪,随时准备迎接客源。在逐渐息灭的灯光下,沉睡的夜马上就要醒来。

“老板娘,来碗皮蛋瘦肉粥。”一个响亮的叫喊,给正在市场边上的粥摊,带来这一天第一笔生意。

粥摊是由三四个圆柱体的不锈钢桶组成,下面各煨着炭火。紧挨着的是一罐煤气,连着个小灶台,小锅里煨着汤底。

老板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她边应答,边熟练地揭开其中一个正在炭灶上加热的长柱形粥桶。快速地舀起,盛好,放了几粒葱花。把冒着热气的碗端给坐在小圆凳上玩手机的男人。

“来碗白粥。”

“来碗米粉。加辣。”又有人来光顾了,

“哎,稍等,马上来。”她的手脚更加忙碌了。

大多数来帮衬的人都知道,女人在这摆档口已经两年了。每天早上天没亮就已经在此守候。女人中等个子,身材偏瘦,皮肤稍显白皙,只是眼窝很深,黑眶处黑晕严重。

这里的早餐店很多,女人的生意经营得不红不火,价格公道,来光顾的人大多是回头客。但是大家从来没有见过老板,都曾好奇地问过,然而,她都是一笑置之。

不知不觉,市场的人越来越多,行人走得越来越匆忙。她掏出手机一看,八点十五分。她把钱揣进口袋,又用围裙擦擦手。对旁边卖酱饼的老夫妇说:“大姐,帮我看看摊子,我马上回来。”

正低头揉面的老夫妻一如往常应答:“去吧,我们帮你看着。”

租住的房子就在档口后方,她三步并作两步冲上三楼的一间二十平方米的单房,拍拍床上睡得正香的主人公后背,是个五岁的女孩。

“佳佳,起床,要迟到了。”她催促。

也不顾女儿的眼睛上否张开,兀自抱起她,穿好衣服,鞋袜,简单地给她洗脸,梳头,出门。全程一共用了十分钟。

她觉得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事就是把房子和摊位都搬到幼儿园对面。这样一来,上学的地方近了,就有更多的时间来照看摊位。

来到教室,佳佳的眼睛都还没完全挣开。可她着急回去,放下孩子,问候了一声,欲起身离开。

“佳佳妈妈,您下午有时间吗?我想和你聊聊。”老师叫住她。

“嗯,好。”她没想太多,本能地回答。

收拾完档口,把煤气瓶扛到出租房的楼下储藏室。在稍歇一口气的空档,她清点了一下今天的数目,惊喜地发现比昨天多出二十块。欣慰地想,这个月可以给刚动完手术的老爸多寄三百块,想到这,她觉得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等把第二天要熬粥的食材通通准备好,已经是中午十一点钟了。她这才把早餐和中午饭一起解决。

十二点半,她来到车间完成昨天剩下的工作。工厂很小,机器却很庞大。就连操作机器的声音都能震聋人的耳朵,说话时得扯开嗓子喊才听得见。别的工友都不愿意一个人呆在窄小的空间,面对这部恐怖的机器。

当初来应聘时,人事部就作了说明,只要半天内能把一天的工作量完成,就允许她一天只上五个小时的班。她咬咬牙,答应了下来。尽管过程很艰辛,但总算是做到了。

车间里的人很少与她交流。在大家的眼中,她是个怪人。工作半年来,几乎没有主动和大家说过一句话。平时见到她的情景,都是匆匆地来,匆匆地走。跟打仗似的。

下午六点,她急冲冲地赶到幼儿园。

“佳佳妈妈,我想问问,您平时有没有带佳佳去公园或者逛超市?”老师问。

“啊?没……很少去。”自从半年前把女儿从老家接来,她就没有和女儿单独出去过。因为,真的是太忙了。

“是这样的,上次班里有活动。要求小朋友在周末的时候和家长们做一次互动。可是,只有佳佳没有作答,而且,而且她还哭得很委屈。”老师看着她,慢慢道出了原委。

脑袋像被什么击中,嗡的一下,有点晕。她以为把女儿送到幼儿园托人看管就行了,从来也没有问过女儿在学校里的情况。每天放学后,佳佳就坐在电视机前规规矩矩地看央视六点档的动画片,而自己则在旁边忙着做手工活,生活在同一个空间下的两个人,几乎很少交流。转过身去看正在专心致志玩积木的佳佳,她正小心翼翼地把积木一块一块地往上摞。

“佳佳平时很少说话,也不和同学一起玩游戏。只是安安静静的看着。佳佳妈妈,建议您和佳佳爸爸平时多陪陪她。父母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啊。”老师说的语重心长。她沉默地点头。

小小的出租房没有一件像样的装饰品,除了一部二手电视和一台二手迷你的电冰箱。还堆放了很多电子半成品。

老师的话时而冲击着脑海,每想一次,内心的愧疚就多一分。

“铃铃铃”电话响起,打断了她的沉思。

是家中母亲打来的。“喂,囡儿。你又往家里寄钱了。都说了,在市里开销大。别老惦记,我和你爸好着呢,你…………”话还没说完,就被什么东西掩盖住,听不太真切,只隐约听到几声咳嗽。

“妈,妈。”她喊,“我爸怎么了?”

“没事,没事,吃口饭,不小心呛到了。”老妈在另一边尴尬地回答。紧接着,老妈又开始重复几百次的话题:“囡儿,要是有合适的,就找了吧,佳佳有我呢。你还年轻,别犟。过去的,唉,就算了吧。”

她打断老妈往下要说的话:“妈,您和爸多保重身体,我们挺好的,您别瞎操心。我忙着呢,回头再聊,挂了啊。”

老师的那句“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再次将心中的委屈加深。两年前,母女俩遭人抛弃后,对方迅速地组建了新的家庭。并且对于女儿佳佳不闻不问,更别说尽一个父亲该尽的义务了。她也曾打过电话向他讨个说法,但是对方决绝的语气让她彻底寒心。

为了不给年迈多病的父母增添麻烦,半年前,她决心一个人带着女儿来到了市里生活。她捡过瓶子,擦过鞋,受过伤,但就是没有流过眼泪。

她望向看着动画片的佳佳。

“佳佳,咱们出去玩好吗?”

佳佳一听,小嘴巴怀疑地问:“真的吗?妈妈真的带我出去吗?妈妈今天不做手工活了?”

她嗯了一声,怜惜地摸摸女儿的脸,点了点头。

这天的晚饭,是这两年来唯一的一次在外面解决。看着女儿满足啃着鸡腿,吃得满脸满光的脸。她想:自己有多久没认真陪过佳佳,有多久没认真看过女儿吃饭时的模样了。

她们在超市门口的两台玩具自动售卖机停下来。她一改往日的常态 ,往里投了几个币。机器里的章鱼爪马上慢慢地伸向玩偶堆。佳佳睁着圆圆的眼睛,看着玩偶机里的章鱼爪缓缓地伸向玩偶堆,连大气都不敢喘。

“叮”的一声 ,玩偶终于从出口处跑了出来。

佳佳抱着可爱的泰迪熊一直跳,一直叫“哦 哦 哦,中奖喽。”高兴坏了,商场里的灯照着佳佳的脸,很亮很亮。可不知怎的,她的眼睛却涩痛得难受。

晚上睡觉时佳佳都还紧紧的抱着泰迪熊不肯放手。当她把小熊从她怀里缓缓抽出时,熟睡中佳佳突然翻身,说了一句梦话,她说:“妈妈 ,爸爸会喜欢我的泰迪熊吗?”

她的手却为之一颤,自己一直用伪装砌起城墙,瞬间崩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