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月一帘幽梦 ,春风十里柔情

  • A+
所属分类:优美散文

倚危亭,恨如芳草,萋萋刬尽还生。
念柳外青骢别后,水边红袂分时,怆然暗惊。
无端天与娉婷,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
——秦观《八六子倚危亭》

有月的夜晚,总是浪漫的,那一抹深邃的苍茫,随意点缀着浩淼的暮色,仿佛看到嫦娥姑娘裹着簿纱,坐在月亮的大树底下梳妆。一任浮云半掩,一任晚风拂面,怀揣逝去的故事,春风吹又生,为何生生吹不灭?掀一帘幽梦,呼吸里多少有点感伤。静观这俗世的浮浮沉沉,喧嚣的欲念,徘徊怅然,寻觅守望,牵动着心头深处的柔软,怎堪,素琴弦断,终是隐没在淡淡的月色里。

或许这月亮,也如人一样,在自己的轨道上滑行的太久,些许孤独。回望锦瑟年华,生疏与现实,一潭微澜。透明的心扉,藕花深处,总叹时光太匆匆,羞怯的张望,朦胧的微笑着。今儿想在簿凉的世界深情的活着,只是月色淡而无味,心无处安放,伸手不及已经洒一地的斑驳。看月华如水如注,浸染在枝娅,落坐在片片树叶儿上,就连林清玄也愿意温一壶月光下酒,是啊,唯月光能听懂自己的心声,唯月光,能解春风十里的柔情。

吟唱着秦观的《倚危亭》,委婉曲折,往日的欢愉,成了流水,琴弦亦断,无限凄楚,伤感之思自在其中,唯用轻灵的笔端,去触摸倏然的离散。“晓来谁染秋霜林醉,总是离人泪。”相聚又别离,聚散无由,都说自古多情伤离别,不在长亭挥手,不折灞陵別柳,就这样目送一个人远走,别让轻盈的脚步染上哀愁。然,天总会黑,水不会倒流,朴素的心境在纠结中原始的淹灭了。月有阴晴圆缺,人有相聚离合,别后莫问。看着这月光,似乎它也泪湿清心,郁沉,伤悲,痴迷,一切失了哑语。

走在月光美丽的韵角里,想把碎了的月儿饮尽肚子,与明月共醉。回想与你之缘,依旧甘甜香醇。虽然这月色泼洒了些许的凉,夜露三更,还是好想用心做成琉璃杯,斟一壶月色,把过往泼醒,皓月素淡,此刻念却很浓烈,夜风轻拂,孤单之情油然而生。只因那惊鸿一瞥,不慎打翻了幽幽心事。那一天桃花灼灼,柳条显得分外的绿,默听花语,柳丝缠绕着心事,多情的双眸倾刻泪流。走在畴措的小径,看桃花朵朵,花开,叶繁,摇曳的缤纷,暗香浮动,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好美的景致,入心,入眼。

倚窗而眺,寂谧的月夜,庭院依旧深深,微风徐徐,皓翰当空,疏星点点,云朵时隐时现,唯恐惊了这精致的容颜。择裙踏步,掀开了曾经的梦,落花抛洒,枯叶片片,塘下水波潋滟,思绪突兀而起。多少眷恋后来走向最深的孤寂,多少骄傲的牵绊变成不能拥有的遗憾,梦的彼端,偶尔泛波,只是很快又平如铜镜。恼人的黄鹂却在枝上啼个不停,这断掉的弦,何时才能续上?我努力伸出手,想触摸这月亮,想着“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满面春衫绣,不见旧人,漫过青丝,冷了多少凄凉。一个人要走很长很远的路,才会在突如其来的繁华中,变得成熟镇定。

当风尘的逆风,穿过岁月,途经你我,让人不由的感叹这个世界,分明,爽快,利落。闭上眼,浅卧轻柔的月色里,聆听所有的曼妙。树叶婆娑的声音,仿佛是呢喃着窃窃私语,咀嚼着细碎的光阴。而过往散发着独有的馨香,在旧时的曲调里,依然是唱不伤的旋律,是一世春秋风月情浓。这月色啊,沾满了温柔的弧线,将夜空划出一道道浅痕,把风华在盈盈中剪成了光影,辗转的挽歌,于梦中的清凉台凄凄绝唱。月儿则仗着星空。点缀了夜空,把悲欢,把曾经,轻易了却。

或许,连月儿也笑你痴了眉弯,一笺真情深种,珍藏着点点心动,把唯美的诗篇,托付给某一个名字,时光的扉页闪耀着熠熠的光芒,夜色深处飘香,梦的边缘聆听花开的悠扬。一份纯真,郁郁葱葱,是蝶飞舞着于花中痴缠,不问值不值得,琴弦已被拨乱,灵魂无处归依,爱与哀愁,让人无所适从。就这样不经意间,走进春风十里之柔情,穿过夜的篱笆,来到庭院的小轩窗,轻语,哦,原来你在这里!

月夜灯火阑珊,只是多少爱,倾泻了无法诉说的无奈,无端疏离,不小心惹了哀愁。每天离别和相遇都在上演,渴望拥有,也不惧怕失去,释然,心不至于太累,一切宿命中早己编排。人生没有太多公平与不公平,某一刻,必须让我们落泪,才能清醒过来。把劳心的愁绪,装订在一本诗经里,用我的瘦笔只言春天,待陈年消磨殆尽,光阴散开,指尖回暖,隔着山水,也能妖娆一朵花,漫过长长的夜,温暖孤独的心。

看时光老了又老,当明月不泛冷冷的流光,人来人往里,来不及好好遗忘,谢幕的年华,沧海桑田,便了无痕迹。听顾城说“你不愿意种花,是因为,我不愿意看见它,一点点凋落,是的,为了避免结束,避免了一切开始。”越来越相信,有些遇见,不是归去,而是开始,当夜色深处,即使你已遗忘,可我会记得。不想声讨背信弃义之人,当月光照耀进青窗,窗里窗外皆有青色,那一因为,青窗之下,总有一个人在坚持等待,等待唯一可以等待的人。

红尘中,我只是一个摆渡人,满载一江春愁,无语东流。一段路,一袭云烟,一个眼神,足己贴近内心,“花月不曾闲,莫放相思醒”,无论何时,不再觉得空枝孤窗是伤人心怀的哀怨。这样想着,眼中的季节,流水照月,连月亮的清辉也不觉冰冷,它是慈悲,它成全了心中的幽梦,春风过处,十里柔情,畅然,和煦,只因,爱了,这一生,是永不磨灭的传奇遇见,唯美了曾经,禅定一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