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犹思图报国慷慨豪歌诉心怀

  • A+
所属分类:优美散文

《沁园春、梦孚若》刘克庄

何处相逢?登宝钗楼,赋铜雀台。

唤厨人斫就,东溟鲸脍;圉人呈罢,西极龙媒。

天下英雄,使君与操,余子谁堪共酒杯?

车千乘,载燕南代北,剑客奇才。

酒酣鼻息如雷,谁信被晨鸡催唤回。

叹年光过尽,功名未立;书生老去,机会方来。

使李将军,遇高皇帝,万户侯岂足道哉?

披衣起,但凄凉四顾,慷慨生哀。

这是南宋爱国词人刘克庄的一首著名的词作《沁园春》,词中用了较多的典故,以慷慨的心情激愤悲壮地抒发了自己杀敌报国之志、对投降派的偏安苟且给予了无情痛斥和鞭挞。表达了自己欲杀敌报国、建功立业的满怀豪情。

刘克庄(1187——1269),字潜夫,号后村,莆阳人。曾因在《吟梅花》中用“东君谬掌花权炳,却忌孤高不主张”得罪了当局和权贵们,而被废十余年,后又被起用。他极推崇辛弃疾,是辛派中的重要人物。诗属江湖诗派,作品数量丰富,内容开阔,多言谈时政要务,反应民生之作,晚年诗风趋向江西诗派。因深受辛弃疾影响,多豪放之作。由于对方孚若气节(方曾使金,以大义凛然,不屈于强势而闻名,曾著有《南冠萃稿》)、诗词酬唱相敬佩而友好,在方孚若和生前刘克庄常常和他在一起吟赋、饮酒、相聚。这首词,就是在梦见和方孚若在一起豪饮时的情景吟出的。这首词作于南宋理宗淳祜三年(1243),这时,方孚若已故世21年,词中所刻画的,只不过是一个梦境。

前阙起句,从相逢的欢畅开始,到置办菜肴,从开怀畅饮,到兴致高盎,相互赞许,表现了豪爽兴奋的情绪。“何处相逢”的设问,牵出了“宝钗楼”和“铜雀台”,那种相逢的感觉,似乎像在秦都咸阳的宝钗楼和曹孟德曾欲想登上的铜雀台的情形一样,令人高兴振奋。其实,汉武帝所建宝钗楼在今陕西咸阳一带,曹操所建铜雀台在今河南临漳,两处皆在大江之北,此时已沦入异族之手,自然无法登临赏看。“东溟鲸脍”、和“西极龙媒”也就是渲染气氛,代表美食佳味,并非实物,至多不过是鱼肉和马肉而已。只不过是借以表现逸兴豪情和英雄气慨罢了。“天下英雄,使君与操,余子谁堪共酒杯?”与“车千乘,载燕南代北,剑客奇才”都是所谓“惺惺相惜”的相互仰慕、尊崇、赞许,尊崇心情的表达。借当年汉帝也许曾登宝钗楼和曹操意欲登铜雀台借以表达心迹,那是何等的气势啊?曹孟德甚至要将二乔(大乔是孙策的夫人,小乔是周瑜的妻子,皆为当时的美人)置于铜雀台上,与之欢愉。可见方刘两人是已经到了极为兴奋的程度,也说明了两人情谊之深。这里,思友的强烈情绪烘托出作者的图谋作为观念,既开拓了词的意境,又表达了自己的思想。

当然后来是喝醉了。后阕,就是醉睡醒来的嗟呀、感怀、慨叹。本来睡得很深很沉。“鼻息如雷”可见是多么地香甜。但是,被长啼的晨鸡惊醒。捧颈仰视,往着窗棂的曦光,想到了光阴的逝去,旧友已夭殁,但自己仍旧是功名未立,已经到了垂老之际。那种失落、悲愤、焦虑,油然而起。想到“卫青不死由天幸,李广无功缘数奇”,认为如果李广生在汉高祖的时代,封个“万户侯”又算得了什么呢,还有什么可值得称奇的哪?言外之意也有虽然李广曾与匈奴作战七十余次,以勇敢善战闻名天下。但他枉有战功,却未得封侯,很有不平之感。更表达了自己“生不逢时”的遗憾。感慨自己的一生就要过去,但是还没有建功立业。只好披衣起床,觉得凄凉孤寂,于是更加怀念那已逝诗友、知音、酒伴,无奈何也只好在感慨中心生哀伤和思恋。和上阕的“余子谁堪共酒杯?”及“车千乘,载燕南代北,剑客奇才。”形成了紧密的呼应。

综上所述,上阕借用曹操“煮酒论英雄”的掌故,以“天下英雄”自诩,也是对挚友方孚若的评价。他希望能有“千辆大车,迎接这些燕南赵北的剑侠奇才,共同谋划收复北方的失地大计。这里点出“载燕南代北,剑客奇才”那样宏伟场面的出现,是要实现自己的高远抱负。但晨鸡无情地摧毁了迷梦,现实却是残酷无情的。“叹年光过尽,功名未立”与“书生老去,机会方来”。这是作者与方孚若共同的遗憾。方孚若虽已逝去,但才学不凡。他自己一生经历了孝宗、光宗、宁宗、理宗、度宗五朝(南宋从高宗到末帝赵昺被陆秀夫抱怀投海一共九帝),但仕途坎坷,数度被贬,“使李将军,遇高皇帝”便成了他强烈的愿望。在国家板荡、祖国危急存亡之秋,他期望着“挽失地以回归,兴家国而强邦”是难能可贵的,但面对腐朽的王朝,无奈也只有“披衣起,在“凄凉四顾”中,而“慷慨生哀”了。

值得提出的是,本词用典较多。“登宝钗楼”、“赋铜雀台”、“东溟鲸脍”、“西极龙媒”、“天下英雄,使君与曹”、“车千乘,载燕南代北,剑客奇才”、“使李将军,遇高皇帝,万户侯何足道哉”、具是含典的词句,很值得玩味。如“东溟鲸脍”可涉庄子《逍遥游》之“北溟有鱼”,“西极龙媒”可涉《史记·大宛列传》,“载燕南代北,剑客奇才”可涉《史记平原君列传》、《史记、孟尝君列传》,“谁信被晨鸡轻唤回”涉“祖逖”、“刘琨”闻鸡起舞的故事,“使李将军,遇高皇帝,万户侯何足道哉”涉《史记、李将军列传》等,可根据情况适当地体会。

除此之外,版本问题也要说一说。如“登孔雀台”亦作“等孔雀坛”,“使君与曹”,亦作“使君与操”,“万户侯岂足道哉?”也作“万户侯何足道哉?”,“饮酣画鼓如雷”,亦作“酒酣鼻息如雷”,“谁信被晨鸡轻唤回”亦作“谁信被晨鸡催唤回”,这是因版本的不同或音异造成的,不要产生错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