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过境,夏日将临

空气潮湿得已经让人不愿在室内多待,地面就像被用吸了太多水的拖把拖过,也像被人细细洒了一层水,湿得下不了脚,猫走在上面都要走一步踢一下爪子甩甩水。墙壁上也有水渍,像一层薄汗,触感冰凉的薄汗。窗子更是雾得失了清明,内看不到外,外看不到内,只见得玻璃上朦胧一片,朦胧里隐约透着对面的物体颜色,虚虚的,像是万物都有些扭曲了。

窗外偶有艳阳,窗内仍旧寒凉。一扇门,似乎隔着两个季节。一个是春天,一个是冬天。

偶尔雨不停,树叶,花草,路面,楼房,所有事物都被淹没在雨水里,水中影像层层叠叠,堆砌成一片梦幻的海市蜃楼。行人在海市蜃楼里穿行,脚上穿了雨鞋,没走两步,雨水被脚后跟提带起来,甩到裤腿上,留下水渍。

天空颜色惨淡,时常有云雾快速涌动,山不见顶,江不见底。

这时候,梅子由青转红,缀在枝头,风一吹,梅子与雨滴齐齐坠落。

这时候,风带潮意,外出玩耍只需着一件长衫。

这是梅雨季,南风天。常被人埋怨的南风天。

人们恼于天气难以放晴,恼于阳台上晾的衣服半月未干,恼于出门后需淌水而行,恼于眼前色彩灰败,景象荒颓。或许我也是有些恼的,但相较于恼,我心中的期待似乎要更多些。就像盼着树梢的梅子变红一样,等着南风过境,等着梅雨季的离去。

等着潮湿的空气逐渐变得干爽,等着吹来的风变得温热,等着夏天慢慢向着自己走过来。

越接近夏天,心中烦闷之气就越淡,终而不知在哪一天的午后,尽数消散。眼前的是新世界,所见是新景象。

蝉鸣声里偶尔会落下一小阵雨,雨后空气愈发清新,一个月前才长出来的嫩叶已经长得十分茂密,挡在人头顶上,可以遮掉大部分的阳光。

天空蓝得更深更纯净,山那头的云也快白成了棉花心子,朵状相连,美好而温暖。

夜间的风已经不再那么刺骨,吹在人的皮肤上,凉爽却毫无冷意,不会再令人裹紧衣裳,也不用再令人将脖子缩到围巾里,走夜路的人可以舒展着手臂,迎着风慢慢走。

夜里,偶尔还能隐隐听到早蛙的叫声,一阵轻一阵重,你不知道它们在说什么话唱什么歌。

枇杷已经成熟,贪吃的孩子已经架了梯子上树摘,黄皮果的花开得也十分烂漫了,大簇大簇的开了满树,米黄色的花蕊丛中蜜蜂闹得正欢,风里藏着的都是这种花的香味。

路边摆出的冰棍摊子已经越来越多,江水也不再冰冷,爱玩的孩子已经卷起裤脚在江水浅处嬉闹。

猫开始掉毛,一撮一撮地掉,将猫搂在怀里一小会儿再放下,衣服上便沾满了猫毛,对此无奈的同时又觉得好笑,对着家猫自顾发笑一阵,家猫觉得莫名其妙,蹭着主人的手乖乖入睡了。

窗外的太阳已经十分刺眼,晾衣服时站在阳台上,只几分钟就热得满脸通红,傍晚时分的落日愈发红火艳丽了,火烧云不规则地铺满天边,橘红天幕里,贪玩的白鹭开始晚归。

所拍摄的照片对比度变得强烈,照片里的人儿肤色渐黄,头顶上是明媚阳光。

这……是夏日将临了吧。

继续阅读
  • 版权声明: 发表于 2017年4月7日16:29:29
  • 转载注明:http://ilhc.cc/ymgj.html
有些人可能适合一个人 优美散文

有些人可能适合一个人

编辑荐:忘不掉过去就时刻停留在过去吧,也许能够让自己舒服的活着就是不停的祭奠过去,直到那些美好再也幻想不出结果,直到那些偶然再也不会擦肩而过。 所有习惯一个人生活的人,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往。——题记...
不辞而别 优美散文

不辞而别

缘起于互不相识,没有预感,也没有征兆,像一缕风,似飘逸的雨,悄然的落在眉睫。于是,眼眸深处的风景瞬间凝固在佛前的菩提上。 无数次在梦里相逢,又无数次在梦里分离。似乎是安排好的,又好似是苦思冥想到的。不...
经过此城 优美散文

经过此城

城市何时从沉睡中醒来,也许在我辗转反侧的无眠之中,或许整个夜晚它都不曾入睡。陌生的风景是这座宽广而深远的城市,它的历史与韵味糅合在现代的都市元素里,你穿过楼宇之间的缝隙看到那些蓝天,那些浮云无不告诉你...
夜色温柔 优美散文

夜色温柔

寂静之夜,月光如水。每一丝黑色像绸带般划过肌肤,轻柔的让人禁不住浑身战栗,裸露的毛孔仿佛都在尽情呼吸。五月的晚风,已经有了暖意,掠过脸颊,如同情人的吻,香甜温柔,一触而过,之后只有涌来的遗憾,何不如一...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