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慢慢沉淀埋葬在那段再也回不去的岁月里

  • A+
所属分类:情感日记

【遇见】

那是一个秋风凉爽的九月,五年级,男与女是对立的,每个班总有那么一个羞涩的,自卑的女孩,她不优秀,也没有姣好的面容,而且邋遢,与其说邋遢倒不如说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自娱自乐,没有那么在乎旁人的眼光,理所当然的她成为了班上男生嘲笑、戏弄的对象。(不管成绩优秀的男生或是小混混型的)那年她(小雁)是一个出名的女汉子,班上男生都不敢惹她,也许是由于她的力气大,连男生都打不赢她,一强一弱我们成了好搭档,应该说她是个善良的女孩,她不允许男生欺负我,有她在的地方就没有人敢无故取笑我。五年级的故事里,有你为我打架,有你的陪伴。你是一道光,照亮我的童年。而我现在要说的是另外一位。

谁没有一个2B的青春,我们的初遇是在这里开始的。熬了两年,终于熬成了初中生,从两百多人的小学升入2000人的初中,难免一切都具有新鲜感,怀着微妙的情绪来到初一(10),接着遇到了雁,身高相似的我们于是成了同桌,后桌是王子小翼,白白嫩嫩,大眼睛,高鼻梁,澄澈的双眸,笑起来阳光灿烂,加上成绩优异,是我们班很多女生心目中的王子,当然不优秀的我也有过那一丝幻想,幻想有一天可以落入他的眼底,总之,很庆幸自己是他的前桌,我的好运要逆天了,我心里窃喜。王子的同桌是老黑“小橙”他们是两个极端,还没相识,关于他的一切传文已漫天飞,人送外号老女人,也是一路打打杀杀,掺被欺负来到中学的,一开始他给班上同学的印象就不好,也许是为了表示自己和别人一样,生怕被别人也排斥,我也讨厌黑乎乎的老黑,然而,一个人你越是想避免的认识,他就越是冥冥中该有一段交集。

那时的老黑很热情,总是阳光灿烂的笑,还露出最中间那个磕碎一大半的牙齿,(他磕了一大半的牙齿据他说是贪玩,跑着跑着磕地上了)。如此热情的笑容任谁也无法拒绝他的好意。他常常提起自己想追的女孩子,一传十十传百,于是全班都知道了。虽然自己无法接受初中的恋情,然而当时的自己还是很佩服他的勇气的。可惜他的情场一直不顺,老黑喜欢我们班的老二(排名)小云,对于小云我自己倒是不了解,只是当时听风就是雨,认为她占着成绩好难免有点孤傲,和班上的人都不和,她讨厌老黑,这点我倒是看出来了。每次老黑想试图接近小云都会被冷箭射回,老黑是个神奇的人物,为了赶上她,(小学的他并不优秀,和我一样是班上的中等生。)为了让她看见他,他所表现出来的跟我们完全不同。无知的年龄做着一些无聊的事情,天方夜谭,天马行空,传纸条,踩脚趾,上课睡觉,打闹……而他全然不受影响,总是那么津津有味的听着课。也许是他拼了命的读书,那份执着,让人刮目相看,很快期末到了,全班六十八人中王子还是稳居第一,我是二十,雁十九,这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人跟人不能比,同样上课打闹,人家考了第一,而自己……那橙呢?我们都很好奇他的分数,第五名,我们没看错,那是第一次对他有了新的认识。随着了解的加深,他认我当干妹,我不反对,他爱怎么叫随他。情窦初开的年纪,初一(10)班,嘈杂的班,一群羞涩,浮躁的群体。

暑假接踵而至,他的追随史也草草落下帷幕。在王子的召集下,我们几个走到了一起,翼、橙、秀、珊、娜、敏,翼的弟弟以及几伙伴,我们来到澄海打暑假工,也许是初次离家的原因,都急着寻求依靠,所以我们这个小集体被拉得更近。意想不到的是陪伴我的不是王子,而是橙,友情和懵懂是否会产生了另外一种情愫?

【懵懂的开始】

初到那里就遇见了我们的管工“毛哥”,他的妹妹“芸”以及他的同乡“猴”和“狗”、“佛祖”,说到“猴”,不免想起刚到厂里没多久,我在距正门口有两米的地方吃苹果,其他人散乱的站着聊天,“猴”站在门口,门口一侧有一个垃圾桶,吃得剩苹果心的我,本来想来个完美的投篮的,不作就不会死,果心撞到墙直线下降,直接砸到“猴”的头顶,他一脸无辜的看着,其他人则惊呆了。他们纷纷叫我跟他道歉,可当时脸皮薄,没好意思开口,橙代替了我跟“猴‘道歉,说来也奇怪,所有人都十分的包容我,甚至是猴也没说什么,之后我们又成了嬉闹的朋友。

我的记忆中我对他做到唯一一件好的事情似乎就是把吃不完的包子给他吃,然而却引发以下他对我的各种好。扫厕所在我父亲那一辈,不是男人干的事,我没见过父亲扫过,哪怕是一次,而他却为我扫过。我们每天都有轮流值日,那天是秀值日,而她心许忘了,很早就睡着了,我就成了这么一个烂好人,一个人蹲在厕所里刷,橙路过看到了,询问了我之后自己抓起扫把就开始刷,他的用心,似乎是对每一块砖都倾注了感情,反而我的工作是拿着水管,在他后头偷笑,谁都忘了今天是谁值日,在那个不言回报的年代,我们做着一些不言回报的付出。

时过多日,又是晴朗的星期六,我们放假一晚许久没回家的我决定要回一次,他很着急,你是路痴耶,不见了怎么办,最后我的固执还是拗过了他的理智,他执意要陪着我回家,我不同意。最后决定由大毛哥载我去搭车,记得一回到家电话铃声就响了,果不其然,是毛哥打来的,当时除了毛哥,我们都没手机,毛哥说那小子坐立不安,一定要他打电话,毛哥还取笑他,当有一天,馨”出嫁了,你是也跟着去么?他倒很睿智的回答:跟着去,喝喜酒。曾经以为会与王子发生某些难忘的回忆,没料想是老黑。

当有人投诉他说,你干妹欺负人,他总会说他的任性就是我惯的,怎么了。他纵容我把他钓的鱼都拿去放生,当有人提出异议时,他总会站出来维护。而感情是个微妙的东西,当你付出了,多多少少会得到另一颗心灵的感应。

渐渐的,自己发现其实他是很可爱的。

【我们之间】

在那个年代,网络是个不好的东西,会有骗子和网瘾。在我的激将法下,橙竟然答应不上网,当时自己受宠若惊。然而太期望的事情往往不能隧如人愿。

那是布满星星的夜晚,那天是星期六,不用上班,我们出去逛街,珊、娜、我,三个女孩一条线,也是大街上的一道小点缀,清脆的笑声,清凉的夏风,对于久闷工厂的我们来说,心情有些许微妙,突然珊说:澄他去网吧了。刹时整条街依旧绚烂,只是心里寂寥无声,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复杂,你一句不经意的承诺却深深地落在我心理。

忽然发现你的事情对于我来说是如此重要。自己是个爱面子的人,为了不被察觉很努力的假装镇定,(当时原本在吃着饼干的,不知道珊和娜有没有发觉,我是吃一口往后抛一块),走着走着就到了水果摊位,我还没准备挑,精明的娜已经用指甲掐番石榴,看它们是否结实,于是店主以为是我做的,就怒了,接下来不用说也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刹时愣了,满腔委屈更深了。

不知道橙是怎么知道我受欺负的,带着一帮朋友把我拉走了。满星依旧,只是我们不再说话了,我心里是怨他的,橙开了口:你别管他,他没素质,听说明道的电视又上映了哦。我侧脸疑惑地望着他,他不是讨厌明道吗?怎么突然提起,(明道是我最喜欢的演员,也是他讨厌的演员,据他说一个男生就不该涂口红)他的提起使我十分欣喜,当然是因为知道他的用心。好心情,在当时就是你一句不经意的提起,让我看到满天星光,在这个纯粹的年代,我们做着一些无关紧要的2B事。

【那些你不知道的事】

相处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那是他唯一一次需要我的帮忙。

那天刚巧就他一个人出去,他走在一条曲折的小巷里,后面扑来一恶狗,他一紧张撞墙上了,膝盖也擦破了,那个血滴一直往外渗,看着就让人心疼,所幸恶狗的主人及时出来阻止了。看着他一瘸一拐的回来,大家急冲冲地涌向他,嘘寒问暖,看着其他人往他身边挤,我就拉着珊往药店跑去,买回了消毒药水红药水以及卫生棉。一心念着给处理伤口,不料一回到厂,渃就夺过消毒药水,看着渃拿着消毒棉在他的伤口上来回抹动,我多么希望那是自己,当时愣了一小会,我独自回到宿舍,过后事情也就烟消云散了。他也许永远也不知道,我有多着急,满腹的委屈,埋藏在那个羞涩、无言的年代里。

记忆的漩涡在思绪中蔓延,你说我跟你说话从不看你的眼睛,那是因为我没有勇气看,我怕自己会无法自拔,你说我不爱笑,希望我多笑,你说我对你冷笑,当时我并没有解释,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开口说,那是因为我想在你心里留下最美的一抹笑,只是我没表达好。你若懂我,应该不仅仅知道自己对我的好,还有……

【“她”的生日会】

生日对不同的人来说有不同的含义,或喜或忧,而让人深刻的很少是生日本身的含义,而是生日所发生的人和事。

在我们短暂的相处刚好碰上珊生日,理所当然的我们为她开了一次小聚会,那时候“猴”“狗”和翼的弟弟等人已经回家了,故事发生在一个即兴表演游戏,即是生日就不能太冷清,于是就有了传瓶盖游戏,由毛哥拨放音乐,我们其他人传送,音乐一停,就由谁来表演即兴节目。

炮灰是“秀”,由于她不知道表演什么好就由毛哥建议跟老板的儿子学动作,他做着动画人物的搞怪动作,嘴里说着:呼啦啦,呼啦啦……一阵欢声笑语之后是“洲”上的场,平时那么严肃的人会有什么才艺呢,我们几乎屏住了呼吸,齐齐的盯着他有条不乱的搬了一条凳子放到所有人看得见的地方,站到椅子上,身短运动服,他装什么不好,装雕像,顿时一阵哄笑,“我要为大家表演的是日语美文”翼说。才子把我们都打败了,接下来是一段不知所云词段。next,珊与清是我们这个群体中的活跃细胞,她们要表演的是大上海大哥大的走路风范。她们是从厕所出来,左腿蹬,右手甩,一二一……浪奔,浪流,万里涛涛江水永不休,淘尽了,世间事……笑声如潮。

接下来,重磅的出马了。

演出者:橙,佛祖,敏

演出道具:扫把、扫帚、拖把

演唱曲目:由《月亮之上》改编的《厕所之窗》

我在遥望厕所之窗~~~三大明星的巡回演出草草落下帷幕,原因是自嗨性过高,该轮的也轮了,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是的,该我上场了,窘迫的我,打小就没有艺术细胞,我有什么可以表演呢?多么希望会有这么一个人蹦出来救我,在这左右为难,千钧一发的时刻他站了出来:馨,你上前面随便走几步,我们一起上去给你壮胆。于是就有了一场并不专业,也不好笑的走秀。你就是我坚强的后盾,那时你像王子一样解救了我。满天星光闪烁,都不及你身上的那道光。此时的我们不知离别已悄悄靠近……

【离歌楚楚,草草的结局】

暑假过去了,我们之间的故事还在继续,初二,分班了,缘分把我们牵到了一起,初二(5),你跟老师申请,坐我前面,成了我前桌,可是一切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与美好,你认识了许多的新朋友,我还是我,你却早已不再是你。谁也没想到是这么一个结局,那青涩的情感始终经不过时间的雕琢,所有的一切就像隔夜的凉茶,陌路人。不了了之的情愫,不了了之的结局,也许是心有不甘,一念执着,是五年,五年使一个人爱上冷风,喜欢上那刺骨的痛,过去的就让他过去,愿你安好,事隔多年,想起那盛开的、青涩的十四岁,纪念那一段纯真。

懵懂的青春,羞涩的岁月,情窦初开。那时懂的很少,对世界没有太多的看法,所以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在每个人心中都有这么一段往事,慢慢沉淀、埋葬在那段再也回不去的岁月里。

再回首,嘴角深深上扬。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