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沈同学

  • A+
所属分类:黑色故事

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呆在北京的寝室,听着酷狗音乐猜你喜欢的歌,发现首首都那么悲伤。

点开漂流瓶,里面有许久未整理的瓶子,一个一个人的悲喜,抱怨或祝愿。

“记忆中的那个少年,曾经张开手就可以拥抱世界”,不知道是从哪里漂来的瓶子,我于是想起这样一个女孩。是怎样的孤独,只能以这种方式,遥远的向陌生人,表达自己的遗憾。

一个人的时候,就到处走走。北京很大,哪个方向都会通向不同的人生,怎么走,都好像会迷路。

无所谓,反正我本来也没有方向。

渐渐地,更享受孤独,享受独自一人流泪,没有拿谁的错误惩罚自己,只是这样的自己,就仿佛不用在乎任何人的意见。

无所谓,反正也没有人会在乎我在哪个角落。

可是,如果真要追究的时候,沈同学,我们的帐,要怎么才能算得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