撑伞逐日,竟是永无止境。

  • A+
所属分类:情感日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以前大无畏一样的勇敢潜逃无踪,开始闪躲,隐藏,懦弱,明明想要得不行,心疼得不行,却开始暗自隐藏,不笑不闹不哭,有人告诉我这样便叫长大了,那长大算什么,这样的长大不要也罢。我们女人要开始像男人一样不笑不哭不闹,很难过却要笑,很喜欢却要假装疏离,一心想着逃得越远越好那便不会受伤了,真真切切是从玻璃心过渡到了玻璃心。不过,反而置之的是,是玻璃一样透明纯粹的心变成了玻璃一样易碎的心,再耐不住任何伤害了。把那已碎的易碎品重新用不知名的胶水一点一点粘好接着小心翼翼的捧在手心,目不转睛的将它放在一个恰恰就好的保险箱里,锁上各种字母符合混合而成的繁杂密码,再锁进一个刚刚能放进恰恰就好的保险箱里的保险箱,再锁上一个除自己以外别人都无法破译的密码,再再放进一个恰恰就好的保险箱﹉到末了,然后自己都忘记了密码,也忘记自己藏了什么,亦不知道自己的心放在哪里,最终迷失。

我爱过一个女人,从初三到大二,不过我始终未得到过她,却又从她那里取得了我每次觉得自己无力再站起来时候的力量。说,每个人在影子深处都有漆黑不能见光的秘密,或许她就是那段最黑暗日子里的毒日,炽烈,会蒸发生命,我把每个秘密都摊开暴晒在阳光底下,然后站在撑开的伞底下,看它们一点一点燃烧,升腾,最后成为空气中的一份子,了无踪迹。时至今日,依然是每一分挣扎便是每一分救赎,我努力的自我救赎,到生命存在的底线,到我有勇气继续生存下去的底线。就这样,我身边的男人换了一个又一个,有名无实,有实无名,无名无实,都是过客,因为没有人再能像毒日一样伤害我的生命到体无完肤,然后让我学会自我保护撑开伞,再摇摇欲坠的奔跑。我无法说到底是恨他还是爱他,他救我无数次,在我能独立站起来的时候又再次弃我而去。过往就是过往,伤口好了就是伤疤,可是有的伤疤却是永远不会掉的,亦不敢触碰。

时间一遍又一遍的从世人在这浮世里的尸身倾轧而过,留下的是断肢残体一遍又一遍的重组,和无法重组的支离破碎的心。如果尽是这样,那我倒是宁愿回到那亚当夏娃吃苹果的前一夜,因为我还知道毒蛇口蜜腹剑,苹果有害,我们都还是上帝造的人,有着最纯净的泥土捏造的深,阳光穿越能折射出七彩虹的水晶心。再然后我可以看见,阿波罗驾驶太阳马车带着太阳一日又一日的纯粹在天上逛着,看见宙斯又变成了牛在对公主甜言蜜语,看见月亮女神因为坦诚自己的不喜欢变成了月桂树,飘香。这样的日子清雅娴净,心里的层层想法都会坦诚的自内里浮出,接受阳光的温暖,于是就都开心快活了。

然而生活终究是现实残酷的,人在最黑暗的日子里总是期待着那么一点美好的东西,才能让自己苦苦求存,但又害怕被希望的利剑重复不断的刺在同一个伤口,血流不止,无法复原。然后就都成了撑伞逐日,若是伞都坏了,那就便真的同那阳光一样灰飞烟灭,成了活人的记忆,生人的惋惜。于是,仅剩的人便继续疯狂的奔跑着,仿若背后是正在无限速扩大的崩裂的大地。而在那剩下的人中,有的人活着是为了自己的希望,另一些人活着却是为了别人的希望。他们自己的光毁了,剩下无尽的黑暗,然后压缩,压缩,最后被吸纳进别人的世界,成了别人的太阳。既已成为另一个世界阳光,又怎忍心生生毁了别人的希望。然后又便死死的撑下去,为别人而活成了另一个太阳,成为别人的太阳变成了自己伪装的太阳,于是他们又开始撑伞逐日的过程,环环相扣,一个循环,一个不知良不知恶无法斩断的循环。

至此,撑伞逐日,竟是永无止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