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雨纷纷……

  • A+
所属分类:优美散文

【一】

清明雨,纷纷洒洒,是离人的泪。凄迷了心绪,纷乱了神魂。

听说,故里新坟旧垄,青草茵茵。不知道篱笆门前的杏树,是否以为东风吹满了浅粉?也不晓得旧堂屋檐下的春燕能否重新归来?

慢慢长寒,直袭枕垫。今夜凉月趖西,淅淅沥沥下着月光。

是的,最怜天上月,一夕如环,夕夕都成缺。恰似人间烟尘之事,难以圆满,总是留下若多遗憾另人嗟叹感怀。

感伤,正如那故里篱笆门前潺缓的溪流,几多波澜,几多曲折,何其悠悠!

月浅灯深,凄凄冷冷,乡音何处寻?归梦,知否山水长?

记忆中,故里的清明总是阴沉沉的,也会有绵绵细雨。清明日,星光还未褪去,祖父就用颤抖着的手点上豆油灯,生火,起灶。在灶火上煮黄米汤,满屋子糜(mei)子味飘香,砂锅里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这是故乡的声音,再熟悉不过了。

饭罢,祖父手里用红布兜提着煮好的黄米汤,腋窝里挟夹着烧纸,推开篱笆门,步履蹒跚地领着我去上坟。村庄隐隐约约地被春雾笼罩起来,似披了一层薄纱,渺渺茫茫,轻轻柔柔。行人一路上三三两两,倏尔田野上牦牛哞_哞的叫声,响彻在山谷间。听祖父说,祖祖辈辈从古到今都是些穷酸的文人墨客,没有什么仕途,更没有什么达官显贵。幼小的我只是不解地点了点头,心里还是隐约能理解祖父的无奈和哀叹。

山路曲折迂回,走了大半天,翻过一个山峁才到了坟前。祖父小心翼翼地掏出兜兜里的糜子汤,让我泼撒在坟墓的周围。他跪在坟前把烧纸点着,喉咙耸动了几下,望着阴沉沉的天空,干瘪的眼窝里流出了晶莹的东西,脸上纵横的沟壑也挡不住,滴在青草上,撒在纸灰上。

风起后,白蝴蝶带上离人的思念,翩翩起舞,越过山梁,飞向遥远的地方……

善良的祖父虽是文人,却清苦了一生,没有享过几次天伦之乐。

前三年,祖父含泪为祖母过了第一个清明后,在一个阴雨天愀然离世。

的确,光阴痛了,春天便很快会老去。

生怕仳离。问花,花不语。

院落梨花,惨白如雪。墙垣上的白芷青苔遗忘了你昔日的俊迹。

清明雨,似我的哀伤,涨满了杏树下的水瓮。

花满渚,酒盈瓯。清寂无事,闲吹笙曲,兴味萧然苦涩。

笙歌散尽,斟半盏残酒,轻轻泼洒在清明雨上。

是我,独自一个人。素束守在你身旁。

折一束你最爱的杏花,将流年细细与你诉说。

并说,清明雨,断了谁人的魂?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